开车从不问缘由

小透明,努力边不挂科边更文,更得慢不要打我

 

【叶蓝】【全员向】山有木兮

我来还债啦!!!

po主说话算话,今天开始更长篇

开心吗!\(≧▽≦)/

快夸我!!!

还有这个人,答应了帮我画图的 @我的逼格掉到你脸上了 


      这篇文我够构思了很久,种种原因一直没有下笔,终于,国庆大作死给了我一个釜底抽薪的机会。

      “山有木兮”这个名字取自《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我很喜欢这句,我觉得挺适合小蓝和叶修的。可能有一些小的bug,大家就忽略这种事情吧!



【卷一  相见欢】01


叶修,除妖人,法力高强,故世称“君莫笑”

蓝河,狐妖,属蓝溪阁

喻文州,蓝溪阁阁主

黄少天,蓝溪阁副阁主

 

 

天下皆知,叶修是最厉害的除妖人,同样,天下皆知,叶修是最捉摸不透的除妖人。因为,这位除妖人,和很多妖精,貌似关系很好?

叶修平日里是没什么事儿的,经常干的,就是到处晃荡,就像个无业游民,不,“像”这个字,用得不是很准确。因为没有哪个有正事的人会去骚扰铁匠铺的二黄,以及惹毛药店里的小花,哦,忘了介绍,二黄是铁匠家的狗,而小花,是二黄的好友——药铺养的猫。

 

 

“啊——”叶修打了个哈欠,这种天气,最适合喝上二两桂花酿,再在屋顶睡上一觉,世间极乐,不过如此。

叶修整整衣服,准备去买他的桂花酿,却被路边的马车吸引了目光。

“嗯?”看这样子,难道是什么大人物微服私访?不对啊,那也不该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吧。

正纳着闷儿哪,那马车上下来了一位公子,这下明白了,倒不是因为这人他认得,不过……腰间这玉牌倒是眼熟。原来是蓝溪阁的人,哦,不,是妖。

叶修与蓝溪阁渊源颇深,阁主喻文州与副阁主黄少天都是叶修好友,互相都是知道底细的,还在叶修逃家的时候帮过忙。蓝溪阁明面儿上是经商的山庄,其实是狐狸窝,只不过,这里边都是安分守己的狐妖,在凡间做些生意,跟寻常商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叶修瞅了瞅蓝河,看这样子,地位不低啊。估计是喻文州或者黄少天身边的心腹,不然也不会派下来巡查商号了。

蓝河刚到千波城,车马劳顿,推了千波城主管的接风宴,一个人回屋去休息。突然有人敲门,打开,是一张笑脸,透着几分酒气。

“你是谁?”蓝河有些气恼,看样子,是个醉汉,活生生打断了自己的美梦。谁知那人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笑。蓝河看他有些奇怪,定神一看,这……这…不是叶修吗?难道他是来收我的!自己什么也没干啊!

“认出来了?”

“叶大侠天下闻名,怎会认不出。蓝某冒昧,请问叶大侠来此寒舍,所为何事?”蓝河礼数周到,将叶修迎进屋。

叶修才不客气,反正他也做不来那一套,整个人往软椅里一摔,“没什么事儿,挺久没见着话唠了,想问问他好不好。”亏得蓝河常年在黄少天身边,对叶修略知一二,换了别人,大概已经被吓懵了。

说好的大侠呢!

说好的一身白衣呢!

说好的风度翩翩温润儒雅呢!

呵呵,

你们,真的,想多了。


蓝河努力压下自己翻白眼的想法,“副阁主很好,阁主也很好,叶大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有,当然有。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没在蓝溪阁见过你啊。”叶修对桌上的水果伸出了手。

“在下蓝河,叶大侠贵人多忘事,在下倒是在蓝溪阁见过叶大侠几面呢。”

“是吗,哎呀,我这人记性不好,你别介意。”叶修啃着雪梨。

“在下当然不介意,但是……”

“不介意就好……”叶修剥着橘子。

“叶大侠,那个……”

“嗯,这桃子真甜,啊,什么事儿?”叶修嚼着蜜桃。

“叶大侠,天色已晚,您看,是不是早些回去休息?”蓝河面上笑得一派温和,心里已经把叶修揉过来拧过去无数遍!无缘无故打搅我的好梦!还吃我的水果!我跟你很熟吗!

蓝河河,你真是太天真,吃你的水果算什么,以后,就不仅仅是吃水果了。

“可是我还不困,不想睡。”再啃一口桃子,嗯,甜。

可是我困了!!!蓝河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叶大侠,在下身怀任务,明日开始要巡查商号,今晚需要休息,还请海涵。”

叶修吃也吃得差不多了,逗也逗得差不多了,拍拍屁股,“好吧,既然如此,蓝公子早些休息,告辞。”

“叶大侠慢走。”蓝河差点就控制不住,没你我早就休息了!

 没想到第二日,叶修就缠上了蓝河,走到哪儿跟到哪儿,蓝河气得不行:“你到底想干嘛!”叶修抱着手对他笑:“不干嘛,我就想看看狐狸怎么做生意,好奇而已。而且……你也挺好看的。”蓝河被叶修一番调戏,一肚子气没处发:“你爱跟便跟着吧,别妨碍我!”蓝河拿叶修毫无办法,只恨自己平日里不能化出原型,不然一定挠花这无赖的脸。

蓝河对着叶修一张坏笑的脸无计可施,殊不知叶修因此逗他逗得愈加欢畅。好在巡查的日子不算长,蓝河暗想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诶,你要走了,怎么不多留些日子?”叶修啜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明前龙井,不错,好茶。

“自然是要走的,留在这干嘛?被你耍吗?”蓝河翻了个白眼,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话说他为什么会和这个家伙坐在这里一起喝茶!他应该趁着机会一把狐火把这个人烧得外焦里嫩才对!

“哎呀,小蓝,你走了,我可怎么办?你就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在这千波城里对月独酌?”叶修向后一倒,仰躺在榻上,蓝河哼了一声,没理他。风拂过,头上的梨花纷飞,好一场春花化雨。

一片花瓣打着旋儿落在蓝河的茶盏里,好似一叶扁舟泛碧波,叶修不进又打趣他:“啧啧,蓝公子好姿色,连这花也要来一睹芳容。”

“边儿去!”

蓝河身为狐族,姿色自是不俗,身为蓝溪阁的中流砥柱之一,当然比寻常狐族更为出挑,无论是能力还是……长相。难得又性子温和,待人亲切,笑起来眉眼一派温柔,真真要人命!不知有多少姑娘记挂着。

叶修笑得轻佻,眼神却是认真的。

古人也写,蓝桥春雪待君归。叶修想,自己大概,栽了。

叶修向来随心随性,既然逃不掉,小蓝,那就只好拉着你一起了。已经送到眼前的缘分。怎么能轻易放手?

 

 

虽然时间并不紧迫,蓝河还是准备在隔日就起程。“哎,小蓝你真是狠心,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大老爷们儿拽什么文,少丢人了你。”

“蓝公子青年才俊,文高八斗,我肚子里这点墨水自然是不够看的。”

“去,少来揶揄我,谁要跟你比!”

TBC


当当, 现在是科普时间,叶修念的诗“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是出自唐代刘方平的《春怨·纱窗日落渐黄昏》。

全文是: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是一首闺怨诗,所以小蓝炸毛啦!!!啦啦啦!O(∩_∩)O~~

让我看到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看在我爆肝的份上…………




  60 7
评论(7)
热度(60)

© 开车从不问缘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