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从不问缘由

小透明,努力边不挂科边更文,更得慢不要打我

 

【叶蓝】【全员向】山有木兮

今天的PO主好哲理【远目】

叶不羞要表白啦!

开心吗QWQ


【卷一 相见欢】  03

蓝河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声,叶修就在门外候着,一想到叶修就在外面,蓝河就无法冷静,只能不断告诫自己要淡定,一边端起杯子不断喝水,仿佛这样才能掩饰内心无处安放的慌乱。

叶修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没动静。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使小性子?艾玛,耍脾气的小蓝,不多见啊,叶修摸摸下巴,觉得,小蓝怎么可以那么可爱!于是正(chou)气(bu)凛(yao)然(lian)的叶大侠狠狠地脑补了一把。

噫,这个人好污。

 

 

 

房间里的蓝河还在左思右想深谋远虑【不】的时候,叶修已经转身去了厨房,不能饿着自己媳妇儿嘛~

稍稍冷静下来的蓝河发觉叶修已经离开了,也对,自己这么久没动静,他应该已经……正想着,敲门声便响起来。

“小蓝!小蓝你开开门!哥给你端了粥过来,你再不开门就凉啦,我跟你说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吱呀——

 

“……叶大侠,我……”蓝河刚开口话语就被叶修打断,“来来来,先吃饭,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哪有饿着肚子谈事儿的,我可不记得蓝溪阁有这么个毛病。”

“……”你才毛病!不过既然叶修都这么说了,蓝河也只好先放下话头。

“嗯,不错,好吃,你们的厨子手艺不减当年啊,这里边儿加了人参和莲子吧,不愧是做生意的,真是有钱,奢侈,啧啧啧……”叶修自顾自说着,蓝河没理他,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吃那么开心还好意思嫌奢侈!嫌奢侈你别吃!嘁!

 

 

 

叶修趁着蓝河喝粥偷瞄他俊逸的侧脸,米粥蒸腾出的白气模糊了他的面容,在晨光里氤氲成一片柔和的光景,叶修心里有一块柔软像一片湖泊,他想,地老天荒,不过如此。

    

于叶修而言,最困难的,反而莫过于尘世最平庸的相守。

 

其实他不知道要怎样对蓝河开口,且不论蓝河是否与他有一样的心意,但是当蓝河知道一切时,是否还会接受他?自己京城叶家大少的身份,人与妖之间的鸿沟,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叶修不想错过,佛曰: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人生苦厄,茫茫世间于茫茫人海中遇见是多么大的幸运,若说放手,他……真的舍不得。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若知所起,何所谓情。

  

 

蓝河当然不知道叶修心里的徘徊挣扎,说实话,他现在也不知道要怎样面对叶修,心中那种突如其来的陌生情感,如同投入水面的石子,打破了他古井无波的心。

后来蓝河才明白,有些人,就像劫,你以为自己一辈子会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去,直到你遇上他。

 

 

 

 

 

不知所起,一往红尘。

一往情深,同入红尘。

 

 

当然,这些都不是当下的问题。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叶修要怎样让蓝河接受自己,接受心里初生的感情。

 

 


“小蓝啊,哥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你说吧,要是我能帮得上忙的话……”

“你肯定帮得上忙,这忙还非你不可了,除了你,别人都不行,喻文州和黄少天也不行。”

“……是什么忙啊?”蓝河还就纳了闷儿了,照这样说,两位阁主都不行的话,自己又能干什么呢?

“就是……那个,那个……”叶修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舌头是如此僵硬,“额,小蓝,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蓝河上下打量了一下,“除去这欠揍的语气和嘲讽的脸,总体来说,凑合吧。”

“既然如此的话,蓝河,咱俩试试怎么样。”呼,终于说出来了,叶修长舒了一口气。蓝河愣了一下,“叶大侠,请不要用这种方式戏弄在下!”

“我没有戏弄你,真的。”

“叶大侠说的试试,是哪个试试。”

叶修双眼一眯,朝蓝河逼过去“就是你想的那个试试。”蓝河被叶修逼到角落,蓝河看着叶修的眼睛,深色的瞳仁没有平日里的嬉笑,取而代之的,是认真和执着,他在里面看见自己此刻的的样子。

 

 

 

门外的长廊上,初生的旭日透过一树梨花在地面照出一块块光斑,蓝河在这个暮春的晨曦,突然之间,认清了自己的感情。

“好。”

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葩堆雪 。

蓝河握住叶修的手:“山有木兮木有枝。”

叶修展颜一笑:“心悦君兮君不知。小蓝,我心悦你。”

 

TBC

 

 




啊,小蓝答应啦!转圈圈,当然,两个人之后还有一系列问题要面对,今天的文章里面有戏文哦~~~~

顺便,天气要变凉啦,大家注意身体。党参和莲子都是做药膳的好药材呢。

党参,性平,味甘、微酸。归脾、肺经。补中益气,健脾益肺

莲子,清心除热,强心安神

 

 



  21 4
评论(4)
热度(21)

© 开车从不问缘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