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从不问缘由

小透明,努力边不挂科边更文,更得慢不要打我

 

【叶蓝】山有木兮

昨天双十一被虐到了,

PO主现在不太好

来自于单身狗的愤怒

上章链接:http://www.lofter.com/blog/1035878140?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



【卷二 如梦令】 02

 

追媳妇儿嘛,自然是要费时费力的。然而叶修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至于气力嘛——虽然他是个懒人,但为了小蓝,那也没办法。

于是,叶修就赖【不】在了蓝溪阁混吃混喝。

 

 

“小蓝~”一听见这个声音蓝河就头大,“你看,我们多有缘分,这样都能遇到。”缘分你个头啊!明明就一直跟着我,蓝溪阁就这么大,一天跟你要“偶遇”八百回啊!

“呵呵,是……是吗……”蓝河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得那么僵,然而嘴角还是抽了抽,他真的,真的是忍不住啊!

从房门口,到花园,再到书房,更别说大厅,唯一清净的地方大概就只剩后山的学堂了吧。

说是学堂,其实也就是小狐狸们习书修炼的地方。

蓝河很喜欢跟小狐狸们一起玩儿,当然,小狐狸们也很喜欢耐心温和的蓝先生,蓝河一来就被团团围住,一个个都拽着蓝河的衣服不松手。

“先生先生,昨日的功课我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你来教教我好不好?”

“不嘛,先生我们来对弈吧,上次还没过瘾哪!”

“先生,还有我,你答应了我的……”

“先生我的……”

蓝河只是温和地笑,看着这些孩子,有的聪慧,,有的乖巧,有的烂漫,也有调皮淘气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是一肚子鬼主意,蓝河拍拍他们的头,“一个个来好不好,听话。”叶修抽着烟斗坐在院墙外的树上,看着蓝河精致的眉眼,只觉得整个人如同泡在一坛三味酒里,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叶修寻思着,下回来看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带上一壶。

等回过神,蓝河正坐在树底下和一只小狐狸下棋。修长的手指拈着棋子,看着对面的小狐狸挠着脑袋。

小狐狸把手里的棋子一扔:“算我输了,先生真是的,都不肯让让我。”粉嫩的小脸随着抱怨皱起来。

蓝河冲他招招手:“过来,你看这里,这一步你还是太心急了,所以才漏了破绽,还有这里,合围之势未成,你便开始收口,自然会输。不过你还小,已经做得很好了。”那小狐狸得了夸赞,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神采飞扬:“真的很好吗,先生?”

“嗯,真的。”蓝河很认真地点头。小狐狸开心地扑在蓝河的怀里撒娇,毛茸茸的小脑袋在蓝河衣服上蹭来蹭去。

 

 

月上中天,叶修破天荒的没去骚扰蓝河,说实话,蓝河还真有点不习惯。打开房门,蓝河打算在院子里走走。

结果一开门,叶修靠在门边,朝他扬起手里的酒壶:“陪我喝一杯?”蓝河点点头,“你等我一下,晚上风大,我去拿件披风。”

 

 

阁楼上,两人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喝酒。叶修不说,蓝河也不问。夜里的风从远处带来细微的虫鸣。

“蓝河,”叶修突然开口,“你……失去过吗?心爱的东西,或者……重要的人?”

“你想说什么。”蓝河知道,叶修并不是要他回答。

“我有一个朋友,后来……他死了。”

蓝河倒酒的手顿了一下。

“从小时候,我和叶秋就被家里像培养所有的富家公子那样教诲,所有的礼仪,从走路的方式到吃饭的动作,都必须一丝不苟。我真是烦死了那些个破玩意儿,一直都跟夫子作对,整天捣蛋,我本以为,身边的人里面,像我这样的,再不会有第二个了,”叶修仰头灌下一口酒,“直到……我遇见他。”

“小蓝,你知道苏沐橙吗?”

“自然。”

“那是他哥哥,苏沐秋。沐橙是我师妹,本来,我们三个人该是同门的……可惜,沐秋他,没等到。”

 

 

蓝河不是不惊诧,苏沐橙在三界除妖师中可谓久负盛名,虽然为人低调,如花美眷又侠骨柔肠,不知牵绊住了多少江湖侠士,竟然与叶修是同门?

“当年我遇见他们兄妹俩的时候,沐秋正带着沐橙艰难度日,父亲遭人暗害,母亲含恨自尽,家中资产也被尽数抢夺,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身无长物。我与沐秋性情相投,于是引为挚友。后来,沐秋病了,请了许多大夫,可是都不管用。沐秋走的那天,是立夏。”

“立夏,那不就是……”

“对,今天,是他的忌日。”

 

花月无声寒露冷,三钱烈酒祭故人。

 

蓝河给自己倒上一杯,眼睛里是看不清的虚妄。

“叶修,你读过经书吗?”叶修楞了一下。

蓝河尽自开口说下去:“我是狐,狐族和其他的兽族一样,都是恃强凌弱,我母亲知道我的性子,以前就一直这么告诉我说,如果求不到、留不住,那便放手。因为你已经挽留过了,最后怎么样,就看天意吧。佛经里也说,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越多。”

叶修想起当时苏沐秋释然的笑,那么通透的一个人,“大概,他是明白的。”

蓝河抿了一口酒,看着夜幕中明明灭灭的繁星,“如若是我,纵然年华短暂,千般万种求不得,一挚友,一至爱,能得其一,死而无憾。”

叶修看着这样的蓝河,突然心里不可抑止地一动。叶修将蓝河拉进怀里,“小蓝,你真是……让我越来越放不开了。”

蓝河少有的没挣扎,他叹口气:“很晚了,回去吧。”

 

 

等到回房,又是好一阵过去了。蓝河回身,正看见散落在床头还未看完的话本,拾起来,正好瞧见那一首《五韵美》,听淋铃,伤怀抱。凄凉万种新旧绕,把愁人禁虐得十分恼。天荒地老,这种恨谁人知道。你听窗外雨声越发大了。疏还密,低复高,才合眼,又几阵窗前把人梦搅。

大概,这世间,最好的事之一,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

最难的事之一,也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




最近累到爆

天天熬夜伤不起

我觉得我都快要肾亏了

你们快来安慰我一下!

不然就哭给你们看╭(╯^╰)╮


  21 8
评论(8)
热度(21)

© 开车从不问缘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