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从不问缘由

小透明,努力边不挂科边更文,更得慢不要打我

 

【叶蓝】山有木兮 番外.周江篇上

啊,今天莫名其妙就是想来一发怎么破

正文里估计不是每对的故事都可以完整地阐述,所以会有一些小番外不定期放出~\(≧▽≦)/~啦啦啦

今天是周江哦,小周可是杀手呢,是不是很帅!

PO主好想炖肉怎么办!!!

想炖肉!有没有人想吃肉!


番外

周江篇

 

世人皆知,这世上要论武艺,不好说,毕竟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门各派都有那么几个压箱底的。

但是要论暗杀的功夫,大概是没有人比得上“轮回” 的第一杀手周泽楷的。

对于周泽楷,江湖中传言甚多,但多半都是不可信的,身为杀手,做的事杀人越货的生意,自然不会高调。甚至于整个轮回,在江湖中向来都是处于中立,从不参与任何纷争。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仅此而已。

 

 

七夕节,般若城。

夏日的夜空里烟花绽放,喧闹喜庆,街上人潮涌动,似乎整座城都沉浸在盛大夺目的烟火中。

轮回难得大家都不用出任务,正好一干兄弟聚一聚。

 

眼看酒菜都齐了,江波涛却还没出现,杜明看着所有人里就周泽楷没什么事,让他去叫叫。

“江,”周泽楷走到后院,“吃饭了。”

站在院里的人转过身来,手执茶盏笑容清浅,“这么快,那咱们快过去吧小周,别让大家等久了。”

“嗯。”

 

 

江波涛是轮回的“白刃”,其实就是雇主和杀手的中间人,负责去和雇主们谈条件,以及为每个任务选择合适的杀手人选。

当初江波涛被堂主带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挺诧异的,毕竟,论长相,江波涛不过中上之姿,论武功,江波涛也没有,不过,很快江波涛就给出了答案。

身为白刃,当然要为自家争取利益,江波涛惊才绝艳的传说,从这里便开始了。

每位雇主来,江波涛都是温和的笑着,但是这价码,是绝不会温和的。你想找别家?笑话,若不是走投无路,谁会没事去找轮回的杀手。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江波涛怎么能当得起“江湖第一白刃”的称号,接下来,江波涛会列出江湖之中所有可以胜任的人选,然后一一分析可行性,然后让雇主自己选择,当然,结果一般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纵使江波涛洞悉敏锐,看得破人心,却看不清感情。

整个轮回,都知道周泽楷喜欢他,除了他自己。

 

 

“哎,你们说,这七夕啊,牛郎织女都相会了啊,咱们一群老爷们在这喝酒是什么意思?”杜明咂着嘴嘟囔。

吴启翻了个白眼过去:“你想去会你的情妹妹你就去啊,又没人拦着你,关键是你有吗。”

“我就是没有啊!要真有的话我还犯得着在这儿对着你这么一张老脸!就会埋汰我,你自个儿不也没有吗!嘁!”

“什么一张老脸!我这脸,比小周是不可能,比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我脸老?那你算什么!”

“滚蛋吧你!我们又没瞎,是吧先生?”

杜明和吴启例行的吵嘴,江波涛也是无可奈何了,方大夫回家陪媳妇儿去了,也不在,干脆不管,放任他们好了。

那边两个人抬杠简直停不下来,江波涛只得去寻周泽楷说话,“小周呢?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小周长得这么好看,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吧,说来听听,合适的话我帮你提亲去,怎么样?”

“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我喜欢你,周泽楷默默地在心里添了一句。

“真的没有嘛?小周你不要害羞嘛。”偏偏江波涛还在不依不饶,那头杜明和吴启在江波涛问周泽楷有没有心上人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吵嘴,毕竟,周泽楷喜欢他这件事,江先生不知道,他们是知道的啊!

要是小周不高兴了,肯定会拿他们开刀的!他们还不想早死!这种时候,必须要做点什么!

“额,那那个,先生,小周是杀手,平日里也不太出门的,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也是情理之中,你看,我和杜明不也没有吗?倒是先生你,平时要去谈生意,在外走动得多,有……有没有喜欢的人?”

吴启说这话的时候一边说,一边观察周泽楷的脸色,生怕有什么不妥。不过,最后那里,周泽楷明显眼神变了。

“我啊……没有呢,虽说平日里多与人打交道,不过也是谈生意罢了,也没遇上过动心的女子,大概是命数,”江波涛泯下一口酒,眼睛里深深浅浅看不真切,“纷纷红尘,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罢。就是不知道,我这般凡夫俗子,有没有这个福分。”

一番话说得一桌人都愣了,酒宴忽然就静默无声,只有周泽楷清冷的声音落的清晰:“有,你会有的。”

江波涛笑了:“嗯,我也相信会有。”

夜幕里,烟花还在绽放,阑珊灯火衬着江波涛的笑,周泽楷一瞬间想到了天荒地老。然后,周泽楷做了这辈子最冲动的一件事,但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周泽楷回头对吴启和杜明说:“你们,回避。”杜明正想问为什么要回避,就被吴启捂着嘴直接拖走了。

“嗯?小周……你这是……”江波涛看着将他困于两臂与石桌之间的周泽楷,睁着酒气弥漫的眼睛不知所以。

“江,喜欢你。一直。”

江波涛被周泽楷这一记直球打晕了,他这样直言不讳,倒是让自己没了余地。然而,周泽楷本来就没想给他留余地。

周泽楷澄澈的眼睛看着他,四下里只有风声和酒香,他无处可逃,江波涛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束手无策。

江波涛许久没有反应,周泽楷有些耐不住了,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别的些什么,心中的感情开了闸,收也收不住。

看着江波涛还带着酒渍的唇,周泽楷俯身亲上去。江波涛回过神下意识想要挣扎,可周泽楷是谁,抓住他的双腕往后一扣,他便动弹不得,另一只手穿过他的发丝,托起他的脸颊加剧这个吻。

唇被温柔地舔吮,舌尖抵开齿列,舌头!舌头进来了!江波涛什么时候见过这阵势,耳朵尖都红了,周泽楷平时寡言少语,舌头却灵活得很,伸进口腔里绕一圈,被舔过的地方就像爬着蚂蚁,身体不知不觉酥软下来,使不上一点力气,脸红到脖子根,只能轻轻地哼出气音。躲闪的小舌头被含住,像惩罚一般重重吸吮,唇舌纠缠之间,渐渐有水声传出,等到周泽楷终于放过他时,江波涛几乎已经都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讨厌吗?”

“…………不……讨厌……”

“试试,在一起?”

“……嗯。”

 

 

TBC


又只剩我们两条单身狗了啊--来自躲在墙角的被闪瞎的杜明和吴启

  50 10
评论(10)
热度(50)

© 开车从不问缘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