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从不问缘由

小透明,努力边不挂科边更文,更得慢不要打我

 

【叶蓝】山有木兮

也是好久没更新了,估计大家都快要忘了

不过我是决计不会坑的!!!

说到做到!!

前面的剧情麻烦大家点进主页看

事情太多,我头都大了

为什么这学期课这么多!!!

上章链接:http://1035878140.lofter.com/post/1cbcc964_8dfd9fa


【卷二 如梦令】 03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蓝河还是按着时辰去学堂,叶修还是按着时辰去偷看,哦,不止,这回还带上了三味酒。

自从那夜阁楼对饮之后,两人的关系好像近了那么一点,至少叶修这么觉得,仿佛两人中间有了一个秘密,只属于他们二人的秘密。每每想到这儿叶修就情不自禁地笑起来,那个神情,用黄少天的话说就是,好似见了鸡的黄鼠狼,不安好心。脸皮厚如叶修,怎么会把这种话放在心上,不仅是黄鼠狼,还是成了精的黄鼠狼。

 

书房。

喻文州递给叶修一张请柬,左下角叶府的烙印格外明显。

“你打算怎么办?还是不露面吗,这次可是不同以往,伯母四十大寿,蓝溪阁也送了帖子,看来是要大办,你身为长子,果真无妨?”

叶修没答话,自他离家去后,已是八载有余,也不是没想过回去看看,不过,听叶秋说父亲余怒未消,回去了自己恐怕“凶多吉少”。也是,他这个样子,父亲接受是一回事,但要消气,怕又是另一回事。

叶修快要把那张请柬盯出个洞来,良久,才放下。

“算了,反正这么些年了,大家早就习惯了,要真回去了,也不见得是真么好事儿。你派谁去叶府贺寿?让他帮我给叶秋捎封信就成。”

“关于这个问题,我跟少天商量过了,我们觉得——蓝河比较合适,你觉得呢?”喻大阁主笑得好不心脏。

啪!

叶修觉得脑子炸开了一片烟花,除了“蓝河”两个字以外什么都没剩下。

 

叶大少爷行走江湖多年,一口伶牙俐齿加上耍赖的性子,不知把多少人气得跳脚,这还是头一回被别人带进坑里,一副铁齿铜牙被喻文州堵了个十成十。往日看着喻文州坑别人他倒是乐得不行,这回坑到他身上,他可笑不出来了。

“喻!文!州!我倒头一回知道你有这个癖好。”

“叶少侠过奖。”喻文州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软硬不吃,眼睛里闪着算计的精光,叶修无计可施,只能过过嘴瘾。

当然,我们叶少侠所剩不懂的优良品质之一就是不会轻易放弃,喻文州这里搞不定,那他去搞定蓝河总行了吧。叶修果断转移了阵地。

从喻文州书房到蓝河书房这段路,叶修几乎是飞过去的,至于踩碎了几片琉璃瓦,事后会被精明的喻阁主如何坑,叶修都顾不上了。

“小蓝小蓝!我跟你说,叶府是去不得呀!话唠和手残坑你呢,你不能答应听见没有!绝对不行……”叶修嚷嚷着冲进了蓝河的书房,把正在算账的蓝河吓得一激灵,手里的算盘一抖,算错了一笔。

“你干嘛呢,大呼小叫的,嚷嚷什么呢?”蓝河瞪他一眼,把珠子拨回去,重新算。叶修看着蓝河噼里啪啦拨着算盘,压根没打算理他,急了,作势要强蓝河的算盘,手还没伸到一半,被蓝河挑着眉这么一瞥,讪讪地又缩回来。

“哎呀,小蓝,你先别算了,听我说呀!”

“什么事儿呀,能把你急成这样,行,说吧,说完了我还要算账呢。”蓝河把账册一合,抬起头来看他。

“那个,叶府祝寿的事儿你知道吗?”

“嗯,听说了,阁主说由我去叶府贺寿……”

“不行,你不能去!”叶修急忙打断蓝河。

“为何?有何不妥吗?”蓝河被叶修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让别人去也是可以的吧,叶家那边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平日这么操劳,你走了这些事儿怎么办,所以你不能走。”

“阁主既然派我去,我的事务当然会有人接手,再说了,与叶府的生意自从稳定之后,一直都是由我打理,那边的人我会比较熟,而且借这次贺寿的机会正好可以顺道视察一下京城的商号,这也是阁主的意思。”

“那那……那你走了我怎么办?”

“什么你怎么办?你母亲四十大寿你不回去吗?再说了,我去我的,关你什么事。”蓝河翻了个白眼。

“我跟你说,这都是话唠和手残的阴谋,你千万不能上当,这一趟去不得。”叶修急得恨不得仰天长啸两声。

“阴谋?阴谁呀?你还是我?”蓝河看着叶修,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我……不是那个意思……”叶大侠头一次知道什么叫哑口无言。蓝河没说话,给了他一个“那你是什么意思”的眼神,然后就又埋下头去拨他的算盘,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听得叶修心惊肉跳。

这一劫,怕是躲不过了。

喻文州,你给我等着!叶修在心里默默嚎了一句。



看来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呀O(∩_∩)O

叶大少爷

您节哀

 


  21 4
评论(4)
热度(21)

© 开车从不问缘由 | Powered by LOFTER